当前位置:鬼故事 > > 矿井女鬼

矿井女鬼

作者: 发布时间:2020-09-18 01:37:56 浏览数:

  下午三点半,矿山上的矿车滑倒突然坏了,包工头给矿工放了假,留了三个人代班。

  老王老王是一个五十来岁的男人,被留下来代班,心里有些不爽,他口里骂骂咧咧,“老子最讨厌代班,做杂工了……老子明天不上班了!妈的!”

  胖子和老王一起,听从小班长老渠的分配,胖子是老王的侄子,人有些胖,很老实。

  老渠分配完工作就走了,临走之前只是淡淡的说了句:“我一会儿再回来检查,老王你把钥匙拿去放在箱子里。”

  老王看了他一眼:“你是小班长,你没有箱子么?”

  “我是小班长你就听话!要不然你就滚!”老渠瞪了老王一眼,走了。

  老王和他侄子,叫胖子的年轻人在矿洞里忙了半天做好了事。

  直到晚上半夜十一点多,把钥匙装在了箱子里,拿锁锁上。

  冰凉凉的矿洞里,滴答滴答的滴着水,脚边的航道里留着水从黑乎乎的矿洞里流出来,老王不爽的心情更加明显起来,骂了一句,回头看了一眼,就觉得里边黑乎乎的山洞里似乎有什么东西……

  穿着筒鞋踩在湿软泥泞的土里,吱吱唧唧的响,即使是大男人,心里也不免有些寒。

  前边的胖子早已走出了矿洞,回头看了一眼老王:“叔,你快点。大半夜的在这……会不会有鬼啊什么的?”

  老王本来有些汗毛竖起的,被他这么一说,更觉得背后一凉,惊得心‘突’地一条,连忙跑出了矿洞,半夜山上的凉风吹在身上,才发现衣服都汗湿了。

  快要十二点了,胖子早就累得直不起腰来,气完澡直接到道床上呼呼大睡了起来。

  老王走出了民工房,外边站了一个人影,身形消瘦,是个女人,女人一看见老王就走过来。

  两人对视一眼,直接去了矿山后边的废墟渣滓上,常年累积的矿石渣滓堆得高高的,隐藏了一些不为人知的危险……

  两人爬上了高高的废墟堆上,开始四处找寻起来。

  两人并不是来寻宝的,在矿山上,有一些值钱的东西,比如――蝎子。

  是的,蝎子,五毒里的蝎子,谁都知道蝎子有毒,但是也有一些医疗上的功效,经常有人高价购买这些虫子。最高是可以买到四百元一斤。老王和女人熟练的搬着蝎子,老王站得高,凉风拂过背,好像被什么东西摸了一下,老王打了一个寒颤,不敢只头,仿佛一回头就会看见什么异样,只好一步步的往旁边挪。

  “啊――”

  女人在老王不远处,就听见老王短促的喊了一声。

  女人惊得一抬头,却不见老王身影。心里隐隐有些害怕,爬上了老王刚站的地方,就看见一边一个黑乎乎的洞。

  女人心里一突,这种矿洞最常见,是之前的矿工挖的矿井,已经废弃的那种,几十米高……

  “他该不会掉下去了吧……”女人有些害怕的想。

  她朝着废矿井看了一眼,黑乎乎的,什么也看不清,女人慢慢跪下,手撑着渣子,又把头探过去:“老……老王?”

  下边什么声响都没有,女人又大声的喊了声:“老王!”

  “救我……救……救我!”矿井下边传来微弱的呼救声,女人就听见身后有风声,战战兢兢的回过头,看到了身后的景物时,惊得连尖叫都忘记了……

  身后站了一个女人孩,白色的衣服,棕褐色的牛仔裤,还背着学生背的那种双肩背包,头上一个鸭舌帽压得低低的,遮住了眼睛。

  女孩慢慢的抬起了头,苍白的脸,没有一丝血色。用一双没有眼珠的空洞洞的眼睛对着女人,眼睛旁边一丝黑褐色的液体留下来,滴到白白的衬衣上……

  空灵的声音传过来:“你―敢―救―他―我就让你也下去陪她……”

  “为……为什么……?”女人莫名的问了一句,话刚出口他就后悔了……

  女孩没有回答她,只是向她走来,一步……一步……

  女人再也控制不住尖叫起来,可是这么寂静的夜,惊声尖叫却仿佛没传出去,只是在围绕着自己。

  女孩穿过女人,向那矿井走去,双手抱着胸口,跳了下去。老王躺在黑乎乎的矿井里,他摔伤了,已经没有立即呼救,却看见头顶上掉下来一个人。

  那个白白的影子“彭!”的一声落到了自己身边,头朝下。巨大的惯性还反弹了一下,又是一声轻微的“彭”,老王看着那鲜红的液体扩散开来,渐渐的……就快要挨到自己了。不一会儿,老王已经和女孩一同躺在了血液中。

  老王看见女孩的身体抽搐了一下,缓缓的爬了起来……站起来,四十多米的高度对这个女孩没有造成任何伤害。

  女孩背对着老王,慢慢的转过身来,蹲下,没有眼珠的眼睛只有一片空洞,老王头上的矿灯早已摔下来了,落在一旁,侧找着女孩的脸,苍白的脸,诡异的笑。

  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  老王死了,在被消防队就回来第三天死在了医院里。他的儿子来吧尸体领了回去,矿上赔了几万块钱就把这件事情盖过去了。

  老王死之前有一个矿友,是个武汉仔,武汉仔在老王死之前回老家去了。这两天回矿上来了。

  一天夜里,同样是十一点,武汉仔下班,到包工头哪里签到。

  包工头头也不抬,拿着本子:“几个人,和谁?”

  “五个人,有我,老王……”

  “你说谁?”武汉仔话没说完就被打断了,包工头诧异的看着他。

  “老王啊!怎么了?”

  “他现在在哪?”

  武汉仔往身后一指,“他在……咦?人呢……”仔细想了想,好像不是老王来着。

  其他的工人走过来,把人数报了一遍,拍了拍武汉仔,“老王前几天出师死了。眼花吧!”

  武汉仔点点头,回头看了看黑乎乎的矿山,突然觉得背后一凉,赶紧快步走了。

  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  尾声

  几年前,在这片矿洞没有包给现在的包工头之前,这里发生了一件事情……

  几个矿工吧一个女大学生骗到了矿山,把她拖进了矿洞里,对她进行了侵犯……在女大学生反抗时,伤了眼睛。

  ……

  现在,她正穿梭在各个矿洞里……盯着你!

融合 <<上一篇 >>下一篇 一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