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鬼故事 > > 融合

融合

作者: 发布时间:2020-09-18 01:37:56 浏览数:

  “到底怎么回事!”

  他在黑漆漆的小路上拼命奔跑着,连头也不敢回,生怕那个家伙就跟在自己身后。

  ------

  这两天自己的状态很不对劲,早上醒来总觉得自己好像根本没睡过似的,白天上课时眼前都是一片马赛克,讲课声就像是恼人的蚊虫声一般,吸光了自己仅有的耐心。

  这还不算倒霉的,放学后被一群闹腾人的家伙半强制性的拉去网吧组队打BOSS。在闷热窄小的空间中,他们的脸被屏幕的光照得惨白,白天一直被各种公式折磨的耳朵又不得不被各种国骂凌辱。

  总算逃出来后,街上的路灯都亮很长时间了,他漫步走在鲜有人经过的小路上,反正家里只有他一个人,根本不用担心回家再让耳朵享受一次荼毒。

  「这条路真的没几个人走啊。」

  他心不在焉的溜达着,忽然瞥见前面不远处有一团影子,因为在两路灯之间所以这个距离并不能看清楚是什么。

  他也没有在意,继续往前走着,当离那团影子只有几步时,隐隐听到了“呜――呜――”的呻吟声。

  「不会让我碰上打野战的了吧?」

  他本想装作没看见匆匆走过,但还是好奇心作祟,偷偷瞄了一眼。

  先是看见一个女人。

  头发散乱。

  嘴里……有把刀子?

  他呆呆的看着女人身后的一个男人一手勒住女人的脖子,另一只手握住刀子,慢条斯理的捅进去,慢慢向另一边划开。

  女人翻着白眼,眼角还残留着恐惧和痛苦泪水,血液溢出,沾湿了行凶的刀具和白皙的肌肤。

  他好像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了,脑海里的声音颤抖着警告着自己「快逃啊白痴……快动起来」,身体却一动不动,每一丝神经都被莫名的力量控制住,僵在原地,包括自己的眼睛。

  男人仿佛才察觉到他的存在,慢慢挑起视线,同样凝视着他。

  粘稠的窥视感,皮肤上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对方充满兴趣的打量。

  他看见那个人朝自己露出了诡异的笑,竟然和女人被割开的嘴如此相似。

  他的身体终于从被停止的诡谲中挣脱而出,没命的跑开了。

  ------

  “到底怎么回事!”

  他在黑漆漆的小路上拼命奔跑着,连头也不敢回,生怕那个家伙就跟在自己身后。

  慌慌张张地跑上了楼梯,手哆嗦着好不容易将钥匙插、进锁孔,转身用力关上门,仿佛这样就能拍散残留的恐惧感一般,他反锁了门,倚着墙慢慢滑倒在地。

  意识一度放空,视网膜只残留着那个不含一点杂质的笑容。

  房子里只有自己的呼吸声,由急促到缓和。

  他颤巍巍的爬起,开了客厅的灯,踮起脚从猫眼向外望去。

  只有吸食尽光线的漆黑楼道。

  他后退两步,用右手插、进头发中,吐出一口浑浊的气,再一吸气时,却是浓郁的铁锈味。

  他缓慢放下手,惊恐的看见自己的手甚至手臂上都沾满了鲜红色。

  「是那个女人的血……」

  意识到这个事实的他又无法控制的战栗起来,跌跌撞撞跑到洗手间扭开水龙头,疯狂搓拭着被溅到的曾是那女人生命一部分的血液。

  镜子中的自己满脸狼狈,头发上也有着星星点点被自己弄伤的污渍。

  ------

  自从那一天开始,自己的状态愈加萎靡,早上看镜子里的自己都要怀着看贞子的勇气,眼眶凹陷,一片惨白。

  “昨天新闻里的报道真吓人啊――咱们身边竟然也会有这种事……”

  “对啊对啊,我都不敢自己回家了~失踪的人有男有女啊,好可怕~”

  他默默听着同学们看似恐惧实则兴奋的议论,想起了那天自己撞上的那个人场面,失踪的人都死掉了么?

  他再也不敢走那条路,他看见过那个人的脸,自己一定被盯上了……

  为了防身,他特地在书包里带上了家里的水果刀,虽然自己并不希望会有用到它的一天,总归是一种心理安慰。

  他选择了另一条较远的路回家,却同样是鲜少见到人。

  「小区的人都死光了吗!」

  不得不和自己的想象斗争的他警惕快速的向前小跑着。

  一声他绝对不想听到的声音不容抗拒的滑进他的听觉系统,生生击溃了他紧绷的那根弦。

  “不……救命……”

  模糊的求救声立刻被掐断,他能听见胸膛里几乎要蹦出的剧烈振动,僵硬的转过头,那种被、操控的感觉又来了。

  直接和那个人对视,那个人笑弯的眼睛里,是嘲笑。

  如同展示般,那个人转动埋在男孩胸膛里的刀把,他竟然发现那把刀和自己放在书包里的惊人的相似。

  “你看……”

  恶魔的低语在耳边响起,惊醒了他的呆滞。

  “不……”

  他摇着头,忽略身后肉体撞击地面的闷响,追逐救赎般向着家的方向跑去。

  “呵呵。”

  竟然还能听到那个人在笑的幻听。

  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遇到这种事,为什么那个人要用那种眼神看他。

  他只想逃开。

  越远越好。

  ------

  他被蚀骨的疼痛惊醒,睁开眼来竟然看见了那个人。

  “啊――”

  他发出了惨叫声,他支撑起上半身,发现对方在用刀子割自己腿上的肉。

  见他醒了,那个人微微一笑,手下动作却没有停。

  一片一片。

  一刀一刀。

  痛入骨髓。

  难以忍受。

  他想要挣扎,却绝望地发现自己的身体又陷入了不受控制的状态,腿上的伤口血如泉涌,那个人不慌不忙的用自己的那把水果刀割进去,直到露出白骨。

  他痛的泪流满面,歇斯底里的大叫:“你到底想要做什么!?”

  他将白色骨头上的肉清理干净后,直起身。

  他突然发现,对方的样子十分眼熟。

  “我想要你。”

  他不知所措的看着这个男人,疼痛感刺激着感官,他突然觉得口干舌燥,深处传来了躁动,他有反应了。

  “呵。”

  那人苍白的手指握着刀,用刀尖抚上他的脸颊,顺着线条一直滑下去。

  他好像被点燃了,那刀尖不停向下,没有尽头。

  那个人直起身,将刀子塞进他的手里。

  “杀了他,你就能和我一起下地狱了。”

  他这才发现屋子里还有一个人,中年男人用看怪物的目光看向这边,不停扭动着。

  “不,我不……”

  没等他说完拒绝的话语,那个人用手指直接戳进了他腿上的伤口里,毫不留情的抠挖着。

  “嗯啊!”

  他疼得跳起了身,却被不同于疼痛的感觉消磨殆尽。

  快感。

  “你喜欢这样,不是吗?”

  ------

  他失神的坐起了身,一瘸一拐的靠近自己的目标。

  他这才发现,对方是用看怪物的眼神看着自己。

  「?」

  他呼出一口气,脸上有着不正常的潮红。

  忍着痛蹲下身,跨坐在挣扎的男人身上。

  知道自己现在的状况不正常,但是竟然不想阻止这一切的发生。

  好愉快。

  好舒服。

  刀子隔开那人的肚子时并没有想象中的抵触,温热的血漫出来,淹没了刀子,淹没了……自己。

  向上划开,鲜红的内脏一一冒出。

  「好漂亮」

  一只手搭在了自己的肩上,他缓缓转过头,总算认出来这张脸。

  那是自己的脸。

  “你是我的了。”

宝地 <<上一篇 >>下一篇 矿井女鬼